当前位置:首页 >  保险 >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

发布时间:2020-09-21 23:36编辑:小狐阅读: 590次 手机阅读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1)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一直开到现在?

1872年,清同治十一年12月23日(旧历十一月二十三日)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李鸿章上了一道奏折。按道理,奏折应由皇帝御览批复,但此时的同治帝年仅十七岁,刚刚亲政,真正的最高统治者,是那个我们既熟悉又痛恨的老太婆—慈禧太后。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2)

这份文件简称《招商试办轮船折》

朝廷重臣上书,就不会是小事。

然而李鸿章要请示的事情,既不是调兵打仗,也不是修路开河,而是要办一家运输公司—这道奏折叫做《设局招商试办轮船分运江浙漕粮由》大概意思是办个运输公司,搞一些轮船来运漕粮。

为什么李鸿章要关心这个看上去并不算大,理论上也有人管(有漕运总督)的事呢?这还得从10年前说起。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3)

1862年3月20日,李鸿章率领首批淮军抵达上海,这是他一手创办的淮军的第一次亮相。当时,太平军已经连下杭州、宁波,兵锋直指上海。而偌大的上海,仅有战斗力低下的八旗、绿营三四万人,根本不可能抵挡太平军。

此时,唯一的指望就是曾国藩。

曾国藩收到求援后,派遣李鸿章招募淮军前往救援。但怎么去呢?安庆到上海,直线距离也有400公里,速度慢不说,路上肯定会遇上太平军。水路倒是快,但要经过太平天国的首都天京的江面…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4)

李鸿章玩了个险招—租用洋船运兵!

十三个营,六千淮军,钻进洋轮,除闷死一人外,全部在太平军的眼皮底下安全抵达上海,创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这次偷运行动让李鸿章心情复杂—洋人的轮船,运量大,速度快,不用风帆,不靠人力,可以逆水…他竭力不动声色,但已受到不小的震动。在接下来屯兵上海的两年时间,李鸿章更是充分见识了洋枪洋炮洋机器的威力,深感危机来临。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5)

同治十一年(1872年)五月,李鸿章在《复议制造轮船未可裁撤折》中提出,“合地球东西南朔九之遥,胥聚于中国,此三千余年一大变局也”

“西人专持其枪炮、轮船之利,故能横行于中土。”

要“求强”要能造枪造炮造军舰,前提是要有钱。所以求强的基础是“求富”求富就要开拓新财源,就得创办新企业。

在我们的印象中,创造财富的企业,得是煤矿、纺织、钢铁厂之一类的制造业,为什么先办个“运输公司”还是水上运输公司呢?

其实,在那个年代,轮船运输是相当赚钱的一个行当。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6)

轮船运量大,快速,准时,受天气水文影响小,洋船还不用交厘金,免受官府勒索,商人们趋之若鹜,利润可观。仅以长江上第一家外资轮船公司旗昌轮船公司为例,其资本原为100万两白银,在同治六年至十一年的六年间,获利达468万两,同治六年的利润率就高达64.5%。

搞水上运输不用修铁路修马路,既免了一部分先期投资,又可以避开那些顽固派和许多老百姓的迷信认识(坏,断龙脉)阻力较小。

更重要的是,搞轮船运输,还能解决社会危机。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7)

沙船即“防沙平底船”轮船出现后,已成为“落后产能”

当时中国沿海沿江各大城市,均已开放通商,各国轮船不可避免地进入中国内水,传统帆船又小又慢,毫无竞争力。长江上原有各种大中型帆船约16000艘,1860年开放长江后,不过数年,就几乎被压缩到支流上去了。

很多以帆船为生的人家歇业破产,陷入赤贫,为求生计,他们或沦为匪盗,或干脆,总之是“不稳定因素”如果创办本国运输业,吸纳劳动力,将有效缓解这一局面。

此外,清朝依托运河的漕粮运输体系已经腐朽不堪,效率极低。1871年华北发生水灾和饥荒,李鸿章调运赈灾粮,却遭到外国轮船公司索要高价,令他非常恼怒。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8)

清朝的漕运也需要新鲜血液

李鸿章越来越坚信,中国必须要有自己的航运业,与其坐看洋人赚钱,制造社会危机,干嘛不自己上呢?

由于李鸿章先期做了充足的调研工作,把利害讲得很清楚了,所以他的奏折三天后就获得了肯定。表面上是皇帝批准,实际上是慈禧批准—只要不妨碍其权势,一切好说,要是还能赚钱…快去办啊!

李鸿章拿到授权,开始放手操办。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9)

招商局最初的局旗,海阔鱼跃,年年有余

对于这个全新的企业,李鸿章搞了个“制度创新”—官督商办,即企业由商人出资,按照自己的规范和章程,政府,自负盈亏,“官总其大纲,察其利病,而听候商董等自立条议,悦服众商”

这大致可以理解为半官半商的股份制企业,这是晚清历史条件下的特殊产物—官府有权,但是缺钱,民间有钱,却没资格,两相勾兑,优势互补。

1873年1月17日,“轮船招商局”在上海洋泾浜永安街正式开门营业。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10)

招商局的第一艘货轮“伊敦”号,其实还不到一千吨

李鸿章为这家有“大清特色”的新企业特色的第一位总办(CEO)是出身于上海沙船世家的朱其昂。为表支持,李鸿章从户部借了20万两银子作为启动资金,自己化名“李积善”投股5万两。

但起步却遭遇不利,国内的各路商人抱有疑虑,不肯入股,半年下来,仅募集到了10万两。朱其昂身家不小,干得也很卖力,但他熟悉国情却不熟悉外情,购买的4艘二手轮船,价钱比新船还贵。在购买轮船、仓库和与外籍轮船公司船长打交道上,不断上当吃亏,不到半年,便亏损42000多两,面临倒闭。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11)

唐廷枢,真正让招商局走上正轨的CEO

开局不顺,李鸿章着急了,马上进行改组,经过寻访,邀请了著名的买办商人唐廷枢和徐润来接手。二人财力雄厚,人脉颇广,他们对外打交道的经验和对近代航运业的熟悉程度,要好很多。

唐廷枢被任命为总办,徐润为会办(副职)朱其昂转而负责漕运。

商人们不愿出钱,李鸿章就继续想办法,动用自己的关系,四处腾挪,动员了江苏、浙江、江西、湖北、天津、上海的地方官(都是李鸿章的势力范围)前后搞到了多达190万两的资金,第一关算是过了。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12)

十年之间,招商局的航线已经远达欧美

李鸿章的态度是自己创造环境,顶住来自其它官僚和守旧势力的攻击,具体经营由唐、徐二位“专业商人”负责,尽量不加干涉。

果然,二人主持局务后大有改观,1873年有4条轮船,到1876年就有了11条,吨位达11854吨,三年共获利1300多万两,从洋人手中抢回了不少航运市场,“中国自创办招商局轮船以来,洋人不能尽占中国之利。”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13)

降下星条旗,归了招商局,中国在商战中扳回一局

实力壮大的轮船招商局,把主要竞争对手太古轮船公司(英国)和旗昌轮船公司(美国)挤兑得难以生存。太古公司的利润自从轮船招商局杀入市场以后,两年跌了一半,旗昌公司的股票价格从100两跌到了56两,最后不得不谋求向轮船招商局出售。

1877年,招商局以220万两的价格收购了旗昌,将其船队以及遍布汉口、九江、宁波、天津等地的码头、货栈、洋楼全部收入囊中,船只增加到29艘,30526吨。这是近代以来,中国企业第一次完成对外企的收购,创造了历史—“从此国家涉江浮海之火船,半皆招商局旗帜”

除了赚钱以外,设立轮船招商局还有寓兵于商的考虑—招商局的轮船,可以用来培养人才,用来运兵运物资;通过外洋贸易,可以顺便搜集;招商局的部分收益,可以充军费。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14)

北洋海军也有招商局的功劳

招商局每年大约给北洋海军十万两白银,在“定远”“镇远”两舰归国时,招商局了熟练水手和技工一百多名,在1874年应对侵台事件中,运送了6500人的部队赴台,“台湾有警,淮军远在扬州,赖有招商局船,不数月而全军皆渡…承载铭军赴台湾,转运粮饷,源源接济,均能妥速无误”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15)

开平煤矿厂区全景

招商局还开创了近代中国企业的很多先河。

第一家大型专业保险公司—仁济和保险公司;

第一家大型煤矿—开平矿务局;

第一家大型纺织企业—上海机器织布局;

第一家银行—中国通商银行;

第一家大型煤矿企业—开平矿务局;

第一家钢铁煤炭联合企业—汉冶萍公司;

第一条专线铁路—唐山至胥各庄铁路;

第一条专用电话线—天津大沽码头到紫竹林栈房的电话线;

第一家外贸公司—肇兴公司…

这么多第一,你一定会惊叹,哇,好厉害,真有眼光!其实,这是出于不得已。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16)

第一条国产标准轨铁路—唐胥铁路

今天经营企业,无论是交通运输还是能源通讯,环境都是现成的,但招商局是第一个冒出来的近代企业,什么配套产业都没有,不得不亲自上阵,把一个个产业补齐。

轮船要烧煤,那办个煤矿;煤要运到码头,就得修条铁路;码头和煤矿要,那就架条电话线;轮船风险大,外国保险公司刁难抬价,那就自己办个保险公司…一来二去,居然也搭起了一个近代工商业的框架。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17)

光绪年间的招商局股票

李鸿章的主要事业,一是编练淮军,二是创建北洋海军,三就是招商局。

淮军终归腐朽,北洋海军覆灭,招商局却生存了下来。李鸿章自己也对招商局很满意,认为这是“办洋务四十年来最得手之文字”

除了办实业,招商局还常年出资数万两白银,资助洋务运动中创办的各大新式学堂,如京师同文馆、福州船政学堂、天津水师学堂、南洋公学(相当于交通大学)等,还承担了早期留美幼童的费用。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18)

盛宣怀两次执掌招商局,历经晚清到民国

但招商局终究救不了大清,1911年,在辛亥的枪声中,清朝灭亡了,招商局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此时掌控招商局的总办是亦官亦商的盛宣怀,他曾是清朝天津海关道道员、邮传部尚书,又是招商局的大股东,当CEO的时间达19年。在他的主持下,招商局进入了完全商办时期,名称也改为“商办招商局轮船公司”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19)

1928年,招商局任命了第一位中国籍海轮船长马家俊

商办持续了15年,这期间,除一战时期因外资撤离中国而有过短暂繁荣外,多数时间处于维持状态。到1927年,为了扩充实力,开始对招商局进行全面控制,经历了一系列清查、整理等准备过程后,从1932年开始,采用定期收购股票的方式,将招商局收归国营。

收归国营后,很多弊端迅速显现。积年旧债无力清偿,巨额本息负担沉重,军差公务多、劳动收入少,不仅在经营上陷入困境,甚至还在1930年发生过李鸿章长孙李国杰对收归国营不满,买通王亚樵暗杀了总办赵铁桥这样的流血事件。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20)

但招商局是作为一个能下金蛋的鸡才被“国营”的,一通胡搞只会变成负担。面对乱象,也进行了多次整顿,虽然弊端不能根本解决,但也有所收效,十年间有了一支相当规模的商业船队,营收开始稳步上升。

就在局面见好时,抗战爆发了。

此时,拥有总吨位86380吨,53艘船只的招商局成为的攻击目标。淞沪抗战中,掠走即将竣工的“锦江”轮,炸毁客货轮17艘。随着战争的不断升级,招商局船队面临被彻底摧毁或沦于敌手的危险。

危急时刻,招商局虽不能上阵杀敌,但也做出了贡献。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21)

1937年8月14日,“建国”轮抢先将八十余箱故宫文物自南京运抵汉口,再从武昌辗转运往贵州。上海沦陷前,5艘最好的海轮“海元”“海亨”“海利”“海贞”“海云”等撤至香港,暂避锋芒。在南京扣押的轮船“岳阳丸”“大贞丸”分别改名为“江汉”和“江襄”也编入船队一起后撤至长江上游。

更为悲壮的是招商局轮船参加自沉阻塞的行动,“新铭”“同华”“泰顺”“广利”“嘉禾”“遇顺”“公平”等7艘轮,13706吨,自沉于江阴阻塞线,约占江阴沉船的1/3。“新丰”“新铭”“江裕”等轮,共8791吨,自沉于马当阻塞线,约占马当沉船的l/3。另有“新江天”“太平”等轮船装满石子,自沉于宁波甬江入海口,防止沿水路进犯浙江。

武汉沦陷之后,宜昌岌岌可危,而存放在宜昌码头的军民物品堆积如山,招商局与民生公司、三北公司相互配合,全力将滞留在宜昌的物资转移到了大后方,完成了一次敦刻尔克式的壮举,意义重大。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22)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23)

1949年起义开往大连的招商局“海辽”轮

被印在了1953年版的5分纸币上

抗战胜利后,招商局凭借特权地位和以四大家族的资本支撑,接收了大量日伪船舶,又在国外购买了大批剩余船舶,船舶总吨位和资产总额扶摇直上,实力大增。

然而好景不长,1946年内战爆发,招商局被迫为军运输服务,收入大减,政府搞了一次股份制改革也以闹剧收场。随着军的败退,在南京解放后,招商局81%的海轮和1/3的员工撤往台湾,从此招商局分隔在两岸。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24)

上海解放后,解放军军管会接管了招商局上海总公司。

尽管多数资产已经撤到台湾,但留下的部分仍然可观,不仅有5363人的人才队伍,还有船舶、地产、黄金、外汇等资产,均由解放军或人民政府接管,更名为中国人民轮船总公司,后来划,“招商局”的名称在大陆地区不复存在。

但是,相信大家现在还是能在大陆见到“招商局”这个品牌的,莫非是撤到台湾的那部分招商局又杀回来了?

并不是,因为我们现在看到的招商局,其实来自香港。

台湾招商局失去大陆市场,国际空间也日益狭小,还经常被军方征用,一直处于举步维艰的状态。在新中国恢复席位后,台湾当局成立了阳明海运公司,逐渐将招商局资产转移过去,到1995年,台湾招商局完全并入阳明海运,从此退出历史舞台。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25)

于是,就只剩下香港招商局了。

香港招商局原为招商局的香港分局,在1949年集体起义,升起了,实质上已经成为新中国的国企,为了避免注册和产权方面的不便,所以保留了原名。1956年,招商局正式成为设在香港的机构,当年的分局成了总部。

到1978年,招商局像百年前一样,再次扮演了改革领头羊的角色。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26)

在国家向经济建设全面转向的大战略下,时任招商局的负责人袁庚(历史上第29任掌门)以敏锐的嗅觉和眼光,向提交了《关于充分利用香港招商局问题的请示》和《关于我驻香港招商局在广东宝安建立工业区的报告》要在与香港新界西北部隔海相望的蛇口,建设一个区。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27)

凑巧的是,袁庚自已就是广东宝安人(就是现在的深圳)1939年入党,参加过抗战(东江纵队)解放战争(济南战役、淮海战役、解放广东沿海岛屿)和抗美援越的老兵,当过侦察科长、炮兵团长,建国后搞过工作,出任过外交官,经历可谓丰富。

袁庚接手香港招商局工作时,这家百年企业的资产已经大幅缩水,香港又豪强林立,要想打翻身仗,唯有解放思想。

批准了袁庚的报告,但不给钱,因为确实也没钱,“不给你们钱买船、建港,你们自己去解决,生死存亡你们自己管,你们自己去奋斗。”这一切又像极了一百年前,但不一样的是,这次招商局背靠着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28)

制度一变,效率大改

1979年,中国第一个对外开放的工业区—招商局蛇口工业区正式动工。

一开始,工人们干劲不高,每人每天8小时运泥20至30车。两个月之后,工程进展缓慢,袁庚决定实行定额超产奖励制度,完成定额,每车奖2分钱,超额每车奖4分,工人们干劲大增。1980年4月,这个制度被上级勒令停止,理由是为了“纠正滥发奖金的偏向”

袁庚马上请来记者写成《内参》直达中央领导,在获得了肯定后,仅隔一天就恢复了奖励制度。此后,工资奖金上不封顶下不保底,逐渐成为国内企业的通行做法。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29)

这块牌子,打破了延续几十年的大锅饭

袁庚对各项制度进行了大力改革,创造了24个全国第一。

第一个实行人才公开招聘和聘用制(打破终身制)第一个实行工程招标、第一个进行分配制度改革、第一个实现住户商品化(分期付款)…蛇口工业区成为改革开放的一个标志,百年老店招商局,在百年后再次成为向现代化进军的先锋。

袁庚多次倡导“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有人指责他要钱要命,六亲不认,袁庚反驳—经济法则就是六亲不认的。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30)

参加了1984年国庆庆典的蛇口彩车

1982年,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中外合资企业—中国南山区股份有限公司成立。

1983年7月1日,国内第一家社会办律师事务所—蛇口工业区律师事务所开业。

1985年1月,中国第一家保安公司—蛇口保安公司开业。

1985年10月,袁庚批准成立全国第一家由企业创办的保险机构—蛇口社会保险公司,就是后来为大家所熟知的平安保险公司。

1986年3月,南海酒店开业。

1987年4月8日,新中国第一家由企业创办的股份制商业银行—招商银行成立(军武菌还有张招行的信用卡…)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31)

袁庚在洽谈收购外资事宜

其实,这跟一百年前招商局要自己开煤矿,修铁路,架电报一样,都是在搭建各自时代的工商业框架,只是这一次更加迅猛有力,阻力更小,效果更加显著。

1990年,招商局集团收购了世界船王之一董浩云家族的5艘Aframax油轮和4艘成品油轮,这是中国国有经济第一次涉足远洋大型油轮运输行业—这又有点像当年收购旗昌。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32)

向袁庚授勋

董浩云这个名字可能会有点陌生,但他有一个儿子—,相信大家都知道。

到1993年袁庚离休时,招商局资产由1.3亿增长至200亿,果然效率就是金钱!

2003年,代表香港特区政府授予袁庚金紫荆星勋章,以表彰他对香港航运业的卓越贡献。2005年9月1日,88岁的袁庚荣获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33)

斯里兰卡科伦坡码头,由招商局控股经营,期限35年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招商局在航运、交通基建、房地产、金融、园区综合等领域突飞猛进,在全球27个国家和地区拥有68个港口,远洋总运力366艘船舶,合计4502万载重吨,排名世界第二,其中VLCC(超级油轮)和VLOC(超大型矿砂船)规模均列世界第一,成品油船队规模列远东地区第一。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34)

“天鲸号”招商局出品,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2019年,集装箱吞吐量达11,299万标箱,散杂货吞吐量4.9亿吨,集团港口板块货物权益吞吐量位列世界第一。下属的“招商工业”在全国有七大造修船基地,在南海疯狂挖泥造岛的“天鲸号”和首艘国产极地探险邮轮,就是由招商工业建造的。

截至2019年,招商局集团总资产达9.1万亿元,营业收入7144亿元,净利润1266亿元,位列央企第一。在2020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招商局和招商银行再次入围,成为拥有两个世界500强公司的企业,已经是一家世界级的综合性企业集团。

尽管规模这么大,但招商局相对低调,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家企业存在,这主要是因为招商局的产业大多不与我们直接相关,距离有点远。但别忘了,我们用的每一样东西,可能都是由招商局的轮船运输,经过招商局经营的港口和路桥送到我们手上的。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35)

看得出来,晚年的袁庚很幸福

2016年1月31日凌晨,袁庚在深圳蛇口逝世,享年99岁。这位打过鬼子和老蒋的老兵,亲手建设了家乡,亲自引领了时代,亲眼看着中国再次崛起,相信他是一定是含笑而终的。

115年前的1901年,光绪二十七年的11月7日,不久前刚刚在《辛丑条约》上屈辱地签了自己名字的李鸿章大口吐血,饮食不进,奄奄一息,而俄国公使还在逼签出卖东北权益的条约…一生事业竞相毁灭,亲眼看到列强环伺,任人鱼肉,山河破败,民不聊生的惨状,不难想象李鸿章的心情,他绝对是心如死灰,含恨而终。

两位相隔百年的老人,他们有相同的交集—招商局。

他们的境遇又是如此不同,只是因为—时代变了!

清朝办了一家公司,李鸿章着急了,一直开到现在(图36)

一部招商局,百年近代史!到深圳旅游

不妨去看一下招商局历史博物馆

李鸿章效力的大清,固步自封,腐朽没落,注定会被历史淘汰,他也只能当个裱糊匠,修修补补,虽然有些手艺,但终究不能把破屋子补成摩天大楼。

袁庚所处的时代,正是中国人经历百年苦难后,再次扬帆起航,奋发图强的时代,新中国是一个独立自主,坚强有力的国家,袁庚和他领导的招商局,正是在这个时代再次扮演了先锋和开拓者的角色,但不是修补破屋子,而是真正建起了摩天大楼。

从1872到2020,148年,跨越三个世纪,招商局几经变迁,依然生机勃勃。无论名称如何改动,“招商”从来没变,无论时代怎样更迭,中国永在心中!这是招商局的荣耀,更是中国人的不朽传奇。

“向前走,莫回头!”—袁庚

参考资料:

百年招商局:从洋务运动求富到改革开放二次 南方人物周刊538期

从档案解读百年招商局 樊勇 中国档案 2011年第4期

招商轮船在抗战时期所做贡献 吴秀岚 航海 2015年9月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李鸿章

李鸿章(1823年2月15日—1901年11月7日),晚清名臣,洋务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安徽合肥人,世人多尊称李中堂,亦称李合肥,本名章铜,字渐甫或子黻,号少荃(泉),晚年自号仪叟,别号省心,谥文忠。作为淮军、北洋水师的创始人和统帅、洋务运动的领袖、晚清重臣,官至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授文华殿大学士,曾经代表清政府签订了《越南条约》《马关条约》《中法简明条约》等。日本首相伊藤博文视其为“大清帝国中唯一有能耐可和世界列强一争长短之人”,慈禧太后视其为“再造玄黄之人”,着有《李文忠公全集》。与曾国藩、张之洞、左宗棠并称为“中兴四大名臣”,与俾斯麦、格兰特并称为“十九世纪世界三大伟人”。

标签: 招商局 李鸿章 袁庚 轮船 北洋海军
  •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保险本月排行

保险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