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深度起底第一场股灾8,10事件,深圳证券市场萧条

深度起底第一场股灾8,10事件,深圳证券市场萧条

发布时间:2020-10-18 09:30编辑:小狐阅读: 349次 手机阅读

摘要:28年前,中国股民买股票并不像今天这般便捷,需要费尽周折,先买抽签表,等中签了才有资格申购股票。在当时,假设花1000元买10张抽签表,按照10%的中签率,一张中签表可申购1000股新股,转手便可赚到万余元。“一夜暴富”的巨大利益诱惑,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狂热股民,带着大量资金甚至从农村收集的身份证,涌入深圳抢购新股,酿成了新中国证券史上的第一场股灾—震惊全国的“8·10”事件。

文末有赠书福利!欢迎参与~

中国证券市场起步晚,而且是从无到有发展起来的,作为中央确定的进行股份制改造和发展股票市场的改革试点城市,深圳和上海共同担负着建立集中性交易市场并为全国证券业的发展经验的任务。

自1983年深圳宝安集团发行股票以后,深圳就开始了证券市场的探索和实践,股票发行和交易活动日趋活跃。1990年年初,为适应经济发展过程中日益增长的投资需求,引导证券市场向规范化方向发展,深圳市着手深交所的筹备工作。

1990 年12 月1 日,深交所在全国率先投入试运行,并于次年4月获得中央正式批准。从此,深圳证券市场取得了较快发展,证券市场的作用日益显现。到1992 年年底,在短短两年间,深交所发展到24 家上市公司,总市值达到489.73 亿元。

深圳证券市场的发展,唤醒了人们的投资意识,在全国产生了强烈的示范效应。

1992 年8 月,全国各地的投资者涌入深圳抢购新股,酿成了震惊全国的“8·10”事件。

李子彬在其新书《李子彬在深圳当市长》对这一重大事件作出了总结:这一事件的发生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其必然性是,当时人们对证券市场的认识还处于较低的水平,认为持股必赚,所以疯狂抢购新股,当时李子彬国对证券市场也缺少规范性的办法。其偶然性是,深圳的新股认购方法不够周密,再加上部分公职人员营私舞弊。

“8·10”事件以后,在多种因素作用下,全国证券市场步入了持续三年的低迷状态,深圳更甚。

对此,深圳是因噎废食放弃证券市场,还是直面现实解决问题?深圳市委、市政府选择了后者。1995年7月,新一届市政府在深入分析证券市场存在的利弊,总结深圳证券市场建立以来的经验教训后,决定兴利除弊,重新启动低迷的证券市场,更好地发挥资本市场对深圳经济发展、产业结构调整以及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的支撑作用。

“生死存亡”关头,12项整改措施提振了对证券市场的信心

“8·10”事件发生后,深圳证券市场萧条,股市呈萎缩状态,交投清淡,股价超跌,日交易量最低不足亿元,广大股民承受着极大的经济和精神压力,深圳各大银行头寸不足,产业结构调整缺乏金融业的支撑。

“8·10”事件导致的另一个严重后果是,深圳证券市场与上海证券市场的差距越拉越大,当时已经不是“沪强深弱”的问题,因为已经开始清理各地的交易中心,低迷的深圳证券市场几乎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1994年12月,李子彬根据自己到深圳任职后50天密集调研中了解到的情况和问题,提出了今后深圳经济社会发展的五条重点工作思路中,包括“调整优化经济结构,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重启深圳证券市场,搞活深圳金融业”发展高新技术产业需要大量资金,科技创新型企业在成长初期没有多少收入和利润,也没有建立起足够的信用,而且科技创新型企业的成长风险较大,所以,银行不可能给这一类企业贷款。换言之,科技创新型企业在成长初期,只能从风险投资或者类似纳斯达克股票市场获得股权投资。只有搞活证券市场,打通融通资金的重要渠道,发挥资本市场的强力支撑作用,深圳调整优化产业结构才具备相应的金融市场环境。自然而然,被套牢的广大股民也可以因此“解套”而获得解脱。

1995年5月,深圳市政府换届,李子彬当选深圳市市长。重启深圳证券市场被列为新一届市政府的重要工作,李子彬同时兼任深圳证券委主任。7月,分管金融的副市长武捷思到岗后,重启深圳证券市场的准备工作拉开序幕。李子彬是总负责人,武捷思带领陈应春、刘新华等同志组成了强有力的工作班子。1995年10月,庄心一同志被派到深交所任总经理,工作班子中又增加了一员“大将”

一场历时近一个月的证券市场大调研随即展开。这次调研针对深圳证券市场运作体制的形成和运作现状,重点查找现行运作体制和交易清算制度的不足和缺陷。市政府经过调研分析后发现,随着市场的发展,深圳股市原有运作体制和交易清算制度的矛盾不断显现,制约着市场的运行。问题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现行登记体系与投资者、券商和上市公司的要求不同步;二是环节不断增加,给上市公司、券商、股民带来诸多不便;三是登记、清算费用偏高,深圳登记公司作为独立的法人企业,其收费在范围和数额方面高于上海,这增加了投资者的成本;四是深沪两地的综合竞争力相比较,“深市”明显弱于“沪市”吸引力日趋丧失。这些问题由点到面,日积月累,形成了恶性循环,以至于深交所难以吸引上市公司和投资者,深圳市场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经过调研,市政府确定了重启深圳证券市场的主攻方向—改革市场体制,重建交易清算体制。

1995 年9 月,市政府出台深圳证券市场12 项整改措施以下简称“12 条”,其中与交易、清算直接相关的就有8 项。

在改革市场体制方面,市政府果断地将登记公司改制为深交所全资直属的结算公司,建立统一的运行体系,有效实现证券发行、上市、交易、清算各个环节的一体化。同时,市政府一并解决了市证管办、深交所、登记公司之前“三足鼎立”职责不清的情形。市场组织架构的改进和完善,减少了工作环节,提高了工作效率,为深交所全面行使市场组织和一线职能,充分提高运行效率,综合市场优质服务奠定了体制基础。

在理顺体制的同时,市政府重构交易清算规则,增强“深市”的竞争力。基本原则是:统一股民证券账户卡;通过交易实现配股认购;改进股价撮合;实现转托管T+1 到账;统一股份明细账;深交所与登记公司电脑主机联网,就近开户,就地清算;实行B 股中央清算;等等。同时,以“市场服务小组”“技术服务小组”“服务周”“服务中心”等形式走向全国,针对投资者、上市公司、证券部门的实际需要开展上门服务。在市场费用方面,收费原则上向上海看齐,由深圳证管办、深交所和深圳证券登记公司让利,大幅降低收费标准。此外,充分发挥深圳证券市场原已实现的“无形市场”优势,显现了高效率、低成本的有利局面。

从1995年8月起,市政府密集推出振兴深圳证券市场的具体措施,对深圳证券市场的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提振了上市公司、券商、股民对“深市”的信心。

当时,曾经有人建议市政府出资10亿元支持证券市场,李子彬果断地予以制止:“深圳市坚决依法依规办事,绝对不搞‘政府托市’”

深度起底第一场股灾8,10事件,深圳证券市场萧条(图1)

图7.6 1995年8月7日,中国主席周道炯(右三)视察深圳证券交易所

请求深交所总经理,庄心一被“摁”到深圳

在市政府整顿深圳证券市场的“12 条”中,有一条是调整深交所领导班子。在调整之前,深交所的领导班子是一正三副,因为内部不团结,深交所到了无法正常工作的地步,市政府只好派分管金融的副陈应春去深交所“摄政”—每天到市政府上班之前,先去深交所,处理完需要签字的文件后再回市政府。

重启深圳证券市场,必须调整深交所领导班子。无巧不成书,1995 年,上海因为“3·27”国债期货事件,上海证券交易所(简称上交所)的领导班子也面临着调整。有意思的是,同样是调整交易所的领导班子,深圳和上海的处理方式截然不同。上海方面坚持自己选派总经理,深圳方面坚持由选派,并力促尽快深圳市副市长武捷思还特地派人到北京盯着,并告诉此人,“什么时候定人,你什么时候把人带回来”事情就急到这个程度。但是在这个时候,一时也确定不了合适人选。为什么呢?因为深交所已处在“生死存亡”之际,据说,原来选中的几个人都望而却步。最后,党组告诉李子彬们,决定选派庄心一同志来深圳救急。庄心一曾在筹建证券委办公室期间担任过副主任,证券委办公室与合署办公后,他重新回到建设银行工作。

庄心一在1995 年10 月20 日到深交所走马上任。后来有人告诉李子彬,庄心一曾笑称自己是被强“摁”到深圳来的。来之前,他也是忧心忡忡,寝食难安,在熬过两个失眠之夜,憋出一句“大不了老子站着进去躺着出来就是了”之后,才毅然决然南下深圳。

深交所领导班子调整后,深交所在市政府统一领导下,在市证管办的紧密配合下,按照市场化和法制化的原则,推出了一系列合规措施,迅速制止了“深市”下滑趋势,深沪两地差距逐渐缩小。到1996年9月深交所第四次会员大会召开时,深圳证券市场已经全面恢复了元气,从低迷不振转向持续走强。

深度起底第一场股灾8,10事件,深圳证券市场萧条(图2)

图7.7 1996年11月,中央组织部部长张全景(右二)视察深圳证券交易所。深圳市委书记厉有为(右一)李子彬(左二)和副市长武捷思(左一)陪同,庄心一(中)汇报情况

向打包票,自主妥善处理B股开户异常情况

1996年6月,市政府以最佳方式平稳妥善处理了一起可能引发重大市场危机的事情。

上市公司年报披露之后,庄心一从海南走访上市公司回来的14 日当晚,在查看股市数据时,发现B 股开户增加了许多,直觉告诉他,这种情况不对头。庄心一连夜把深交所有关人员叫来了解情况,反馈回来的信息是,“深市”B 股开户出现了排长队现象,开户数剧增,而且都是境内居民以境外人士的身份虚假开户。按当时的法律规定,B 股是专门给境外投资者的产品,境内居民不允许买卖。境内居民以境外人士身份虚假开具B股账户的行为已经违规,而且还将带来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如果境内居民不断地用境内港币购买B 股,境外投资者不断地出售他们的股票,必然会造成境内支付的港币越来越多,却出不了境,境外卖出的股票却收不到钱,结局就是B 股市场清算交割断裂。

深度起底第一场股灾8,10事件,深圳证券市场萧条(图3)

图7.8 1998年8月3日,中国主席周正庆(左二)视察深圳证券交易所

一年磨一剑,“深市”恢复元气,确立全国性市场格局

搞活证券市场,更好地发挥资本市场对深圳经济发展、产业结构调整以及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的支撑作用,既是承续前人改革创新探索的宝贵成果,又是深圳进入“第二次创业”阶段的一项重要举措。证券市场存在着利与弊的两重性,但利大于弊,搞得好,就可以最大限度地限制其弊端。“在不违规的前提下冒点风险是必需的,否则市场搞不活。”当年在决定重启深圳证券市场时,李子彬给自己壮胆,20 多年后,它依然赐予李子彬前行的力量。

李子彬1964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化学系,后在国有企业工作长达25年,搞过科研、设计、生产、基建,做过总工程师、厂长,换言之就是中国国有企业里几乎所有的重要岗位他都有经验。随后,李子彬开始在国家部委担任要责。

1994年11月-2000年5月,任深圳市委副书记、市长期间,李子彬在深圳的国企改革、金融改革、行政改革、城市建设、社会治理等方方面面不遗余力。他心心念念的还有科技创新,参与创建了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深港产学研基地、深圳航天科技创新研究院、虚拟大学园,创造了深创投、高新投、高新区等,为深圳搭建了推动高新技术发展的七大配套。他积极筹备了首届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为深圳的第二次创业和产业现代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这些改革和探索均开风气之先,为其他城市的发展起到了探路的作用。离开深圳之后,李老又担任国家副主任,后来又积极筹备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发挥政企之间的桥梁作用。

大咖推荐

我1984年从北京大学应单位院士的邀请,参与深圳大学文科建设。今年已经30多年,所以也可以算是一个老深圳人了。我亲身经历了深圳发展的各个阶段,所以看到子彬同志的新书《我在深圳当市长》觉得特别亲切。因为他写的很多我都经历了。我有幸在去年就得到了子彬市长的打印稿,立即写下了我的读后感,我当时用四句话来概括了我的感受:为官一任爱深圳,满怀豪情为人民,人生能有几回功,流淌至底见真情。

著名文艺评论家胡经之

赠书福利来啦!

40年间,深圳从改革开放的“探路者”到新时代的“示范区”创造了世界城市发展史上的奇迹,而李子彬是在深圳经济社会发展面临转型升级的关键时刻(1994-2000年)走马上任的,亲历者的视角和珍贵的工作手记,对当前我国继续推进改革开放事业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生动鲜活的叙事,更让广大读者朋友们读来倍感亲切、趣味盎然!

深度起底第一场股灾8,10事件,深圳证券市场萧条(图4)

我在深圳当市长

李子彬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41家民营老板“卖壳”求生 科创板新能源第一股“爆雷” 央行突然“降息” 危机中的香港零售业 100%中签的新股来了 480家房企破产 A股第一家亏损企业IPO 2019最悲惨的独角兽 40个一字跌停 500亿民企巨头,资金链崩了 科创板第一只“巨无霸” 2份科创板重磅名单 房地产最害怕的事,来了 科创板潜力企业榜单 1000亿减持潮 2万亿减税 白马爆雷 3000亿巨头,艰难还债 董事长“爆仓”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证券市场

证券是多种经济权益凭证的统称,因此,广义上的证券市场指的是所有证券发行和交易的场所,狭义上,也是最活跃的证券市场指的是资本证券市场、货币证券市场和商品证券市场。是股票、债券,商品期货、股票期货、期权、利率期货等证券产品发行和交易的场所。证券市场是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为解决资本供求矛盾和流动性而产生的市场。证券市场以证券发行和交易的方式实现了筹资与投资的对接,有效地化解了资本的供求矛盾和资本结构调整的难题。在发达的市场经济中,证券市场是完整的市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仅反映和调节货币资金的运动,而且对整个经济的运行具有重要影响。

标签:
  • 网友评论

财经本月排行

财经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