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基金 >  家族式管理“沉疴难起” 闰土股份能否扳回一局

家族式管理“沉疴难起” 闰土股份能否扳回一局

发布时间:2019-12-02 10:07编辑:小狐阅读: 474次 手机阅读

江苏响水“3·21”事件后,不少中小染企整顿或关闭,染料价格因此上涨。作为染料行业“双寡头”之一,闰土股份定下2019年全年10亿元利润目标,多家机构也调高了公司盈利预测,但现实却不尽人意。如今,闰土股份正在积极地扩大产能,接下来能否扳回一局?

投资者网 谢莹洁

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道墟镇。

这里曾经是鲁迅笔下闰土的故乡,如今早已发展成染料之都,其中规模最大的,当属浙江闰土股份有限公司(002440.SZ,下称“闰土股份”和浙江龙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352.SH,下称“浙江龙盛”两家上市公司。

若论辈分,浙江龙盛创始人阮水龙是闰土股份创始人阮加根的师傅。两家公司的竞争厮杀一度成为道墟镇上的街谈巷议,直到阮加根2014年意外身故。这一年阮加根的亲人们一齐揽下公司的实控权,也为之后的危机埋下伏笔。2019年10月末,因涉内幕交易,阮加根的两名亲人被判刑。

而今,两家公司已然拉开距离。2019年前三季度,闰土股份归母净利润同比增6%至10.78亿元,仅实现年初定下的目标的51%;反观浙江龙盛,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增22.13%至38.82亿元。

家族式管理“沉疴难起”  闰土股份能否扳回一局(图1)

不过,近期,闰土股份的股东们集体宣布减持,传出了怎样的信号?

蹊跷内幕交易案

这个冬天,对于闰土股份实控人阮静波而言异常寒冷。

今年10月末,广东省高级人民对闰土股份内幕交易案做出终审判决,并于近日公开了《茹振刚、张彩娟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二审刑事判决书》

随之,闰土股份高管亲属3年前的一起内幕交易浮出水面,涉事人员或与公司董事长阮静波、大股东张爱娟等属近亲关系,涉及交易金额逾3000万元。2016年8月,闰土股份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二人在聚会、吃饭等场景下“窃听”到公司即将停牌的内幕,并在信息敏感期买入股票。

判决书显示,二人涉及交易金额逾3000万元。茹振刚犯内幕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120万元;张彩娟犯泄露内幕信息、内幕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1万元。

上市四年后,即2014年9月,55岁的闰土股份原董事长阮加根意外身故。

当时仅有27岁的阮静波继承父业,出任闰土股份董事长;阮加根的妻子张爱娟成为第一股东。此时,摆在母女面前的,不仅是企业高管及家族内部成员的利益关系如何理清,还有公司未来如何发展的问题等。

企查查资料显示,闰土股份是典型的家族式公司,其实控人均为阮加根及其家族关联自然人。公司6名实控人中,阮加春是阮加根的弟弟,阮静波、阮靖淅是其女儿,张爱娟是其配偶,阮吉祥是其兄弟姐妹的配偶,张云达是张爱娟的兄弟。

Wind资讯数据显示:除2012年以来,闰土股份上市以来净利润持续增长,2014年归母净利润达到12.87亿元,新董事长接手后,净利润在2015年-2016年连续两年呈下滑状态,2017年才开始回升,2018年终于回归到原董事长时代,达到13.13亿元。

业绩目标难达成

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该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6亿元、5.67亿元、2.5亿元,同比增幅为-15.03%、41.89%、-19.46%。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第二季度公司获得了2.2亿元政府补助。

今年年初,该公司制订了经营目标:“实现营业总收入不低于70亿元,营业利润不低于20亿元。”这一目标能否达成仍存悬念。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同比增1.12%至51.08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6%至10.78亿元,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7.14%至8.75亿元。

而以往力荐该股的机构,最近也不再发声。今年上半年,不少券商发布研报上调了对闰土股份的盈利预测。其中中信建投指出:“系列安全事故致环保、安检力度再升级,分散及活性染料整体开工率有所下滑,供需压力增加带动染料价格大幅上涨,利好龙头企业;闰土股份形成了完善的产业链染料,降低生产成本,避免染料中间体波动对公司经营的影响,增强公司的抗风险能力。”

但江苏响水“3·21”后,大批中小染企停产,闰土股份也借此契机几次涨价。如2019年9月,公司将常规分散染料执行价格上调2000元/吨,活性染料执行全系上调1000元/吨。

不过,闰土股份业绩却未取得想象中的成功,反观其竞争对手浙江龙盛,2019年前三季度,其营收、归母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66.23亿元、38.82亿元、33.80亿元,同比增幅为14.11%、22.13%、9.85%。

家族式管理“沉疴难起”  闰土股份能否扳回一局(图2)

股东为何持续减持?

显然,闰土股份并未把握住2019年染料价格上涨、利好龙头的行情,那么,接下来公司能否扳回一局?

市场似乎对此持质疑态度。据Wind数据,今年以来闰土股份基金持股骤降,截至2019年9月末,基金持股数合计618.05万股,远低于去年年末的1909.14万股。

与此同时,该公司高管也在不断减持。今年上半年,阮吉祥、阮兴祥、赵国生、陈大光合计减持102.07万股,合计套现1242.27万元。闰土股份还因此收到函:“公司实控人之一阮吉祥在年报预约披露日前30日内,于4月3日卖出15.25万股,涉及金额251.87万元,违反了相关规定。”

11月6日,闰土股份公告称,股东张爱娟、阮加春、阮吉祥和阮兴祥拟合计减持不超4 150万股,预计合计减持不超4150万股,占总股本3.61%。值得一提的是,前三名股东同为公司实控人。

那么,为何股东在股价低位时集体减持?Wind数据显示,自2019年4月末以来,闰土股份股价开启“跌跌不休”模式,股价从彼时的18元/股一路下跌到10.5元/股。

在业内看来,这是闰土股份第四季度业绩继续走低的信号。

除此之外,部分股东减持期间,公司还存在未披露的重大利好。据网站11月20日:“2019年6月28日,公司收到2.2亿政府补贴,直至2019年8月31日才在半年报中披露。上述政府补助可能影响闰土股份2018年至2022年报表数据,公司至今未予披露其长期影响。”闰土股份因此被出具警示函。

面对一系列,当下的闰土股份正在积极扩大产能。公司近期披露,瑞华化工活性染料项目日前进行了整体搬迁,其年产10万吨高档活性染料(原粉)整体搬迁项目按照相应标准要求顺利开展,首期8万吨活性染料项目建设已经基本完成。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股份

股份一般有三层含义:股份是股份有限公司资本的构成成分;股份代表了股份有限公司股东的权利与义务;股份可以通过股票价格的形式表现其价值。其代表对公司的部分拥有权,分为普通股、优先股、未完全兑付的股权,具有金额性、平等性、不可分性和可转让性四个特点。

标签: 闰土股份 阮加根 张爱娟 阮静波 阮吉祥
  •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基金本月排行

基金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