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财 >  管涛,人民币汇率升值,在全球低利率,国内企业最大的问题是

管涛,人民币汇率升值,在全球低利率,国内企业最大的问题是

发布时间:2020-09-21 17:47编辑:小狐阅读: 751次 手机阅读

中新经纬客户端9月21日电 题:管涛:升值、全球低利率,是企业境外融资的好时机吗?

进入9月份以来,汇率(以下如非特指,均指兑美元双边汇率)加速升值,中间价和交易价已先后升破6.80比1。这引发了市场上日益增多的关于国内企业出口困难是否加大的讨论。那么,我们应当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

至今汇率升值对企业造成财务而非竞争力损失

今年5月底,汇率创下年内新低,甚至是12年来的新低。但自6月初起止跌反弹,到9月16日,境内汇率中间价累计升值5.1%。然而,同期,万得汇率预估指数仅升值1.9%,远低于双边汇率的幅度,表明这波升值总体上对企业出口竞争力影响较为温和。况且,当下中国出口表现强劲、世界贸易份额不降反升,主要是凭借新冠肺炎疫情错峰、国内全产业链供应链复工复产的优势,与汇率强弱无关。

鉴于国内企业跨境外币收付中,近90%都是以美元收付,本轮升值恐对企业财务状况造成一定影响。如果企业在5月底汇率低点时没有结汇,到今天结汇,将会损失5%以上。这意味着这些企业不仅将损失本外币利差收益,还将损失出口利润。但这是企业看空做空产生的财务损失,而不是竞争力损失。

至于企业从出口到收汇之间有两三个月时间差、只能被动承受升值损失的说法,并不准确。因为如果企业出货后,立即与银行叙做远期结汇的话,情况或许会不尽相同。

如今年5月28日,中国银行美元兑外汇买入价为年内高点7.1485,银行3个月期限的远期/掉期买入报价为+198个基点(这反映了与美元的正利差而非贬值预期)也就是说,如果以5月28日为起息日,3个月后的8月31日,远期结汇的交割价格为7.1683(此为笔者简单估算,并非银行实际报价,下同)较当日即期汇买价(6.8486)高出4.7%(见图1)由此,3个月前叙做远期结汇的企业就规避了其间升值4.3%造成的汇兑损失,甚至还多赚了0.3%。

管涛,人民币汇率升值,在全球低利率,国内企业最大的问题是(图1)

图1 即期汇率与远期/掉期买入价(单位:元/美元;个基点)

不过,国内企业最大的问题是,主动汇率风险的意识仍不太强。据统计,今年前7个月,境内外汇交易中,即期交易占比为38.5%,为2015年以来最低,但仍高于2019年全球平均占比30.2%的水平(见图2)这显示出国内企业汇率避险工具运用总体不够活跃。特别是境内银行对客户外汇交易中,即期交易占比高达80.1%,更是远高于国际平均34.3%的水平(见图3)

管涛,人民币汇率升值,在全球低利率,国内企业最大的问题是(图2)

图2 中国与全球外汇市场交易构成对比(单位:%)

管涛,人民币汇率升值,在全球低利率,国内企业最大的问题是(图3)

图3 中国与全球银行对客户外汇市场交易构成对比(单位:%)

从外汇衍生品交易看,今年前7个月,境内远期和期权交易合计仅占到整个外汇交易的4.3%,远低于2019年全球平均占比19.7%的水平。同期,境内银行对客户外汇交易中,远期和期权交易合计占比14.4%,也低于2019年全球平均占比22.6%的水平。

管涛,人民币汇率升值,在全球低利率,国内企业最大的问题是(图4)

图4 银行代客跨境收付的构成(单位:%)

注:1)跨境外币收付占比=100%-代客结售汇占比-跨境收付占比;2)由于代客结售汇中有些不是当期的跨境外汇收入或者支出,实际的跨境外币收付占比应该更高。

警惕升值压力下国内货币错配的重新积累

随着近期加速升值,市场上关于境外有廉价资金的说法又甚嚣尘上。其逻辑是,境外主要经济体已经是零利率、负利率,中国坚持正常货币政策,本外币存在正向利差。在升值情况下,借境外低成本资金,可以既赚利差又赚汇差。

其实,2015年“8•11汇改”之前,我们就是这么做的。当时,因为汇率长期单边升值、缺乏弹性,国内企业有了外汇收入都尽可能结汇民币(资产本币化)外汇支出都借美元对外支付(负债外币化)导致民间货币错配快速积累。

到2015年6月底,以非储备性质对外净头寸衡量的民间货币错配为对外净负债2.37万亿美元,相当于年化GDP的21.8%。“8•11汇改”之初,意外贬值,触发了市场资产重新配置、债务集中偿还的剧烈调整,导致资本外流、储备下降、汇率贬值。直到2018年6月底,当汇率第二次跌到7附近时,民间对外净负债与年化GDP之比才降至8%左右(见图5)民间货币错配的显著改善,大大增强了市场对于汇率波动的承受力和容忍度。这才有了去年8月份破7的有惊无险,汇率形成市场化迈出新的实质性步伐。

管涛,人民币汇率升值,在全球低利率,国内企业最大的问题是(图5)

图5 中国民间货币错配情况(单位:亿美元;%)

注:1)年化名义GDP为往前4个月季度滚动合计;2)二者之比为季末(或年末)非储备性质对外净头寸*季末(或年末)汇率中间价/年化(或年度)名义GDP。

这次,在全球低利率、宽流动性的背景下,如果单边升值压力或预期卷土重来,国内企业重复2015年之前的财务操作,我们有可能会重蹈覆辙。历史上,美国低利率、弱美元时,新兴经济体通常对外大举借债且不对冲汇率风险;而当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美元利率走高、汇率走强时,这些经济体往往又会面临集中偿债压力。不少拉美国家就是如此周而复始地发生货币危机叠加债务危机的典型国际收支危机,而屡次被美国人剪羊毛和割韭菜。但这也是有因才有果,不能全怨他人。

实际上,在汇率波动的情况下,如果对汇率敞口进行对冲,其对冲成本基本就是本外币利差。拿着汇率敞口的对外融资,只有在少数个别人如此操作、不影响市场价格的情况下,才会有效果。如果大家基于一致性预期,纷纷对外举债,就可能加大近期资本流入、本币升值的压力,未来又因为集中偿债加大资本外流、本币贬值的压力。在一借一还之间,谁能保证自己一定会踏准节奏呢?

如2018年初,因为美元指数走低,汇率升值。2月7日,中国银行美元兑外汇卖出价为6.2777比1的年内低点,银行1年期的远期/掉期卖出报价为+1140个基点。也就是说,如果以2月7日为起息日,1年后的2019年2月11日,远期购汇的交割价格为6.3917,较当日即期汇卖价(6.7814)低了5.7%(见图6)由此,一年前叙做了远期购汇的企业,降低了其间因中美经贸摩擦意外升级产生的7.4%的贬值损失。这一跌幅应该超过了本外币融资成本的差异。如果企业背负外币负债后拿着汇率敞口裸奔的话,损失可就大了。

管涛,人民币汇率升值,在全球低利率,国内企业最大的问题是(图6)

图6 即期汇率与远期/掉期卖出价(单位:元/美元;个基点)

由此可见,企业是否主动汇率风险,结果大相径庭。当汇率趋向均衡合理之后,上下波动加大在所难免。尤其当市场出现极端情形,汇率走势更加难以预测之时。

需要指出的是,前述所举远期结售汇的例子,并非想说汇率避险就稳赚不赔。真正的风险中性,不是事后以市价重估来判断汇率风险对冲是否恰当,而是让非专业从事外汇交易的绝大多数企业,可以用合适的价格锁定汇兑收益或成本,变不确定性为确定性,集中精力做好主业。

此外,最近经常听到有人建议,汇率波动不宜太大。但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很骨感。因为这不仅取决于政策意愿,还取决于实施能力。同时,天下无免费午餐。如果要降低汇率波动性,一方面,可能积累升值预期,刺激无风险套利资本流入;另一方面,可能要求助于外汇资本管制措施,增加企业跨境交易成本,并有违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的改革开放取向。当年,“控流入”时期,限制外汇收入结汇,就让企业承担了利差和汇差的双重损失。殷鉴不远。中新经纬APP

管涛,人民币汇率升值,在全球低利率,国内企业最大的问题是(图7)

管涛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汇率

“汇率”亦称“外汇行市”或“汇价”,是一种货币兑换另一种货币的比率,是以一种货币表示另一种货币的价格。由于世界各国(各地区)货币的名称不同,币值不一,所以一种货币对其他国家(或地区)的货币要规定一个兑换率,即汇率。从短期来看,一国(或地区)的汇率由对该国(或地区)货币兑换外币的需求和供给所决定。外国人购买本国商品、在本国投资以及利用本国货币进行投资会影响本国货币的需求。本国居民想购买外国产品、向外国投资以及外汇投机影响本国货币供给。在长期中,影响汇率的主要因素主要有:相对价格水平、关税和限额、对本国商品相对于外国商品的偏好以及生产率。

延伸 · 推荐

主要货币市场利率低位运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小幅升值,1月银行间外汇市场交易量下降

match内容提要2020年1月,银行间市场成交总量折合101.1万亿元,同比下降21.9%。货币市场利率先扬后抑,债券市场收益率整体下行,利率互换曲线整体下移; 兑美元汇率小幅升值,外汇掉期曲线更为...

管涛,短期内美元指数是否会持续贬值,丨汇海观涛

最近加速升值受到境外美元贬值影响今年初以来,对美元汇率(以下如非特指,汇率均指对美元的双边汇率)遭遇了多轮内外部冲击。5月底,境内银行间市场交易价一度创下12年来的新低7.1687比1。但此后,汇率震...

国内宏观经济各项数据指标逐渐改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所升值

内容提要2020年三季度,国内宏观经济各项数据指标逐渐改善,基本面恢复情况较好,货币政策保持稳健,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货币市场短期利率和国债收益率均继续上行趋势,带动利率互换收益率曲线整体上移。...

标签: 汇率 中银证券 人民币 外汇 中国银行
  •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理财本月排行

理财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