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汇 >  规模一年陡降2万亿:多家信托公司收紧股票质押融资

规模一年陡降2万亿:多家信托公司收紧股票质押融资

发布时间:2019-11-30 10:18编辑:小狐阅读: 399次 手机阅读

“我们暂缓了股票质押业务,主要是风险不好把控,去年以来也有个别公司的业务暴露风险敞口。”北方地区某信托公司内部人士近日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受整体经济下行的形势影响,工商企业贷款业务的资质审核和风险更加严格,相关融资业务有所收紧。

记者根据数据统计获悉,2019年以来,共有54家信托公司开展了448笔股票质押业务,质押股数为374.46亿股,质押日参考市值约为1953.07亿元,质押股份最新参考市值约为3890.12亿元。

事实上,相较前两年,今年信托公司参与上市公司股票质押业务热度的下降较为明显。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共有62家信托公司开展了922笔股票质押业务,质押日参考市值约为2462.20亿元;2017年,则有64家信托公司开展1323笔股票质押业务,质押日参考市值约为5803.74亿元。

此外,从信托股票质押的月度业务量来看,年初至今呈现较为明显的下降趋势。

在多家信托公司收紧股票质押融资业务的同时,业务也面临着转型主动的压力,这无疑意味着对风险把控能力的考验也将更大。

收紧股票质押

根据统计发现,前三季度信托公司开展股票质押业务的数量分别为142笔、128笔和134笔。而第四季度时间已过半,但数据仅录得44笔信托股票质押业务。

记者注意到,2019年内,多家信托公司的股票质押业务降幅比较大,包括光大信托、华鑫信托、兴业信托、中信信托等前两年业务量相对较大的公司。比如,华鑫信托的股票质押业务由2017年的76笔、2018年的63笔降至今年的13笔;中融信托由2018年的49笔降至今年的16笔。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小部分地方国资控股信托公司的股票质押业务未降反增,融资方主要系其所在地区的上市民企。对此,有信托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这部分新增项目主要是响应纾困民企、服务实体的政策。”

事实上,信托公司曾一度是股票质押业务的“大户”之一。股票质押融资最早仅开展场外业务,银行与信托公司为主要的资金融出方。“2012年至2013年期间,这类业务的发展非常迅速。”东部地区某信托公司人士向记者表示,“2013年场内股票质押业务开闸后,券商的规模和份额迅速提升。”由于信托公司股票质押的灵活性和融资成本均不占优,因此目前股票质押业务的大头主要在券商机构。

华泰证券10月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全市场股票质押未解押市值余额为4.7万亿元,其中场内、场外占比分别为45%和55%。此外,按质押日市值计算,券商、银行和信托业务规模占比分别为49%、21%和15%。

本报记者根据收录的中证登数据获悉,2018年11月是近年来A股股票质押业务由升转降的重要拐点。此前的2015年1月至2018年11月,全市场股票质押数量以月均2.35%的速度增长(算术平均)“去年底以来,金融机构对股票质押业务的态度普遍都更加谨慎。”上述信托公司人士还表示。

本报记者通过梳理收录的中证登数据获悉,全场质押存量规模,由2018年8月高峰时的6.6万亿元,下降为目前的4.4万亿元。也就是说,与2018年最高点相比,全市场股票质押规模已下降超过2万亿元。

此外,相关统计还显示,截至2019年11月27日,大股东质押股数5990.42亿股,大股东疑似触及平仓市值为2.26万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约2.9万亿元有所下降。不过,从数据来看,大股东未平仓市值的堰塞湖压力还在上升,大股东未平仓总市值约为2.16万亿元,2018年10月份该项数据尚未达万亿的规模。

担忧违约风险

“股市波动,经济下行,工商企业特别是上市公司的项目风险逐渐暴露,种种因素叠加,使得信托公司对股票质押业务表现得更谨慎。”上述信托公司人士还表示,除了业务规模下降外,部分信托公司目前已暂缓或暂停这块业务。

“从融资方的角度来看,目前部分紧张的企业在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相较于经济形势好的时候,企业外延式扩张、并购企业的需求也有所下降。”某央企信托公司证券部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之前股灾、经济下行周期,很多盲目扩张、资金链断裂的企业出现过控制权易主的情况,这也一定程度上给上市公司大股东敲响了警钟。

“高比例股权质押在满足一时资金需求时,也是拿公司未来的流动性状况做赌注。一旦未来股价波动触及质押平仓等问题,前期的高比例股权质押无异于饮鸩止渴。”11月29日,国海证券(4.630, 0.05,1.09%)固定收益研究首席分析师靳毅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股票市值缩水、金融机构风险偏好下降、融资企业更为谨慎的因素,致使当前股票质押业务规模下降。

实际上,自去年股市波动以来,部分上市公司股票质押业务风险逐渐暴露,个别信托公司未能幸免。

11月14日,商赢环球600146.SH公告称,控股股东商赢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赢控股”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3458.6325万股被司法冻结。其股份被冻结,系商赢控股在长安信托办理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出现违约所致。据了解,目前双方正在协商,拟采取延长合同期、增加担保物等方式解决上述问题。

11月26日晚间,奥马电器(002668.SZ)的回复公告提及,其通过出售子公司奥马冰箱股权筹集资金,偿还逾期债务。其中包括今年2月份,华鑫信托成立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为其的9.7亿元融资。根据此前约定,奥马电器以其所持有的奥马冰箱100%股权的股权收益权为担保,在约定期限内按照约定价格回购上述股权收益权。由于奥马冰箱的100%股权已经质押给华鑫信托,奥马电器在公告中称“本次交易的前提是完成本次拟出售奥马冰箱股权的解质押的手续”

“从结果来看,股权质押风险的表现都是公司流动性不足、资金周转承压。”靳毅认为,企业外部融资环境的好坏对质押风险大小有一定的影响,那些融资渠道狭窄、外部增信薄弱的企业,无法通过其他渠道获得借款,一旦股价下跌,这些企业最终爆仓或出现偿债风险的可能性较大。

用益信托研究员喻智分析认为,“股票质押业务的风险主要来自:一是股市下行带来的市场风险,目前股票质押风险仍相对较高;二是经济下行压力下企业经营风险增加,资金链紧张。”记者注意到,从2015年起,股票质押风险已反复被、机构和媒体所提示,而当时正是股票质押业务快速增长的时期。

“部分上市公司前几年通过玩噱头、讲故事,披着‘白马股’的外衣,不断加杠杆融资,但实质上企业的质量一般。”上述信托公司证券部负责人表示,当前市场整体趋势是价值回归,之前市场的股票估值偏高是质押业务的主要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信托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3季度末,风险项目规模为4611.36亿元,环比增加32.72%,增长额度达到1136.61亿元,超过千亿元。从风险项目数量来看,第三季度信托风险项目数量为1305个,环比增加18.64%。

不过,上述信托公司人士认为,“信托公司的股票质押业务规模不算大,尽管个别项目出现风险事件,但行业的整体风险依然可控。”

考验风控能力

“在资管新规和理财新规出台后,通道业务大幅受限。作为最大资金的银行,借助信托通道参与股票质押回购受约束。”对于信托股票质押业务的下降,喻智接受采访时分析认为。

目前信托公司开展的股票质押业务分为通道业务和主动类业务,前者主要是与银行合作。本报记者在采访调查中也了解到,在资管新规和“去通道”之下,信托公司多层嵌套的通道类业务正逐步退出,信托股票质押业务向主动转型。

但这无疑更加考验信托公司的风险把控能力。

“我们公司股票质押业务做得很少,主要是对当前市场环境下的风险不好把握。”南方某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坦言,“做这种业务,首先风控要跟得上,但这不是我们擅长的。”据本报记者了解,其所在信托公司今年只做了几单股票质押业务,主要是为其所在地区的重要上市企业纾困。

“风险可控的业务会继续推进,不是‘一刀切’地规避或者暂停。但是,对于不符合风控标准的项目,我们也是坚决回避的。”前述证券部负责人表示,金融市场本身的作用就是资源配置,把好的资源配置到一些真正需要资金的优秀企业,通过他们去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

多位受访信托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业内大部分信托公司提高了质押业务的风控标准,比如目前市场上的质押率大概是3至5折的水平。也就是说,10块钱市值的股票融得3块钱。“具体的质押率、融资成本都是一事一议。如果项目资质差,那么即使质押率再低也不该做。”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质押

质权,亦称质押,是指为了担保债权的履行,债务人或第三人将其动产或权利移交债权人占有,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有权就其占有的财产优先受偿的权利。作为担保物权的一种,质权也具有不可分性、物上代位性和物上请求权。质权人在质权存续期间,为担保自己的债务,经出质人同意,以其所占有的质物为第三人设定质权的,应当在原质权所担保的债权范围之内,超过的部分不具有优先受偿的效力。质权在债权已届清偿期而未受清偿时,就可以当然行使质权;而留置权则在债权已届清偿期而未受清偿时,还必须具备法律规定的程序,才可实现留置权。

标签:
  •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外汇本月排行

外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