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汇 >  中国期货江湖30年:大作手与小散户,谁是收割智商税冠军?

中国期货江湖30年:大作手与小散户,谁是收割智商税冠军?

发布时间:2019-12-03 08:20编辑:小狐阅读: 257次 手机阅读

从早期利用信息不对称,再后来煽动引导基本面,再到现在高频交易等,庄家一直与散户上演着爱恨仇杀的戏剧。

距离2020年只有不到30天了,第一批90后就要30岁,和90后年龄相当的新中国资本市场也进入了而立之年。

1990年7月,一个名叫李经谋的中年人正在省任上盘算着粮储任务,他不知道今后会被突然任命为郑州粮食批发市场的负责人,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期货交易所。

沿着郑州再往南九百公里,就到达了上海,外语出众的江西小伙管金生,也在废寝忘食,三个月之后他和好友尉文渊亲手操办的上海证券交易所也要成立了。

此时,的刘汉正在倒腾游戏机,戴志康刚刚南下,沉浸校园一梦的青泽正在北京师范大学攻读哲学,哲学是那个年代文青的最爱。

也正是这一年,山东农民傅海棠正与亲友争执不下,因为他执意要种大蒜,但前两年大蒜种植户已亏得底朝天,这个农民经济学家还需要继续“龙场悟道”同样后来名列四大天王的葛老大在大学研修经济学,另一位大佬浓汤野人则戴着红领巾读小学。只有宁波人叶庆均要涉足期货,等待他的是接连不断的爆仓。

1990年,对很多日后的期货大佬以及前仆后继的韭菜专业户来说,是他们命运转折的原点。

他们没有在体育运动会上赛跑,而是将要到资本市场上参加角力赛了。

1.

/ 神仙打架,一波三折 /

1990年9月,任职省副局长的李经谋,突然被任命为筹建中的郑州粮批主任。

金融随着期货交易规模地扩大,不断引入投机性场外资本,这一金融工具逐渐发展壮大起来。

中国的期货市场源于粮食流通体制的改革,是为了应对粮食产品政策调整,引导企业做好平抑价格波动风险、价值保全工作。

仅仅5年后,中国期货市场就爆发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天王山之战,即327国债事件。

国债期货是当时国家为了给国债注入流动性,向发达国家靠拢而推出的期货合约。

当时坊间流传的是即将提升国债保值补贴率7%-8%,以此抵消通胀率不断上升对国债持有者造成的损失。

当期价疯涨到147左右时,万国证券的管金生开始出手了。

上海证券市场三剑客的管金生,是当时证券市场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原本学习文学,毕业后转行做翻译,阴差阳错投入上海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他筹建的万国证券,巅峰之时掌控了A股70%和B股全部的交易量。

他认为按照最高8%的保值贴息率计算,327国债(1992年发行1995年6月到期的3年期国库券)最高价是132元,不可能再额外补贴成本了。

万国证券、辽宁国发大空头们纷纷入场,但它们忽略了对手中经开(中国经济信托投资公司)的背景,后者已经于2月9日逐步建了多仓。

资本市场难以捉摸,就像斯密书中提到的无形的手,专治各类不服。很快给出的保值贴现率,从8%硬生生提高到12.98%!

中国期货江湖30年:大作手与小散户,谁是收割智商税冠军?(图1)

327国债日线图

小鬼吵嘴,神仙打架。

管金生一方自认为这样的政策违背了市场规律,但面对巨大的浮亏,只能背水一战。

2月23日开盘后,中经开作为多头大哥,一举将前日的148.21元推升至155.75元,直接将空头一方按在地上摩擦,不死不休。

午盘收盘,管金生紧急向好友上交所总经理尉文渊求救,无果。

下午开盘,轴心国的“意大利”高氏兄弟率先调转枪口,辽国发平掉50万口空单后反手补入50万口多单,价格在1分钟内涨了2元。此举将万国证券推向死亡深渊。

好的故事必然要起承转合。

16时22分,距收市还有8分钟,管金生要做最后一搏。在没有充足保证金的情况下,万国垂死透支,突破了机构50万口的持仓上限,用自营席位的2070万口空单砸下,把价格从151.30一口气砸到了148。尾盘最后一个730万口当量的巨大卖单直接把价格打到147.40元,这个面值已经逼近了前一年国民生产总值的4.3%。

空头突袭变逆袭。

自以为要坐地分肉、推杯换盏的多头们不知所措,纷纷爆仓出局。

截至收盘,价格封到147.40元,空头万国从浮亏60亿元转为浮盈42亿元。

中国期货江湖30年:大作手与小散户,谁是收割智商税冠军?(图2)

327国债5月23日分时图

时隔多年,我们复盘当时的多空大战,多头利用看似违背经济原理的补贴政策这张底牌持续逼空,空头则利用当时没有规定卖空限额的规则绝地反击。在市场成熟的机制下,也许这场戏剧该就此落幕了。

23日晚10点,上海交易所紧急开会:万国空头一方违规操作,取消最后8分钟的交易,收盘价定为151.30元。理由则是保证金不足。

市场就是这么诡异,一念之间,管金生抡起的利剑刺向了自己,账面巨亏56亿元,腰缠万贯与债台高筑转瞬间颠倒。

而戴学民、魏东主政的中经开成为这场信息不对称战争中最后的胜利者。

与90年代其他闻名一时的多空大战相比,327国债事件影响更为深远。投机者、交易所、国债持有人,以及背后有形的手都表演了一番。参与人数之广、资金体量之大、手法之恶劣、情节之曲折,使它成为中国波澜壮阔的金融投机史上不可逾越的一座珠穆朗玛峰。

一场恶斗,满地鸡毛。

败者一方,中国证券教父管金生锒铛入狱,高氏兄弟潜逃出国,不知所踪。

胜者一方,中经开获利72亿元,但此后高开低走,卷入内幕操控大案,在2002年以亏损清盘。

在这场神仙之战中,跟随食物链顶端肉食者的投机者们,则成为日后的冉冉红星。

日后升为副部级的股神陈主任,带领安徽国债扭亏为盈,从此平步青云,再往后的事则是另论别篇了,此处略去若干字。

处于破产边缘的海南富岛基金在此战中咸鱼翻身,掌舵人戴志康风声雀起。

在上海经营“阿毛炖品”的周正毅,终于在闯荡17年后掘到了第一桶金,而后正式走上了开挂的人生道路。

中经开的大户黄伟,则顺势爆赚7.5亿元。

即将成为交易者精神导师的青泽,则在此役暴赚690多万元。

日后成立了香然会的林军,刚刚毕业三年,就攫取了100多万元。

此战大胜的29岁的袁宝璟与30岁的刘汉,则于次年开撕高粱期货,扯下了无止无休的恩怨仇杀。

走在裁判前台的上交所总经理尉文渊,就像风箱里的老鼠,在发布违规公告前,躲到二楼贵宾室呆坐了一个多小时,随后顶岗戴罪、黯然离任。

高潮虽过,但没有曲终人散。取而代之的,则是后继者们在商品期货番唱罢我登台的群演大戏。

2.

/ 四绝逐鹿,各显神通 /

90年代多起期货逼仓事件使得市场陷入无序状态,偏离了商品套期保值的初衷,国家连发数文,清理整顿了期货市场的盲目混乱局面。

最高峰时50多家交易所被留下了15家,而后精简为3家。

交易品种结构、经纪代理机制、从业办法等逐步走到正轨上来。

90年代的疯狂暴烈氛围逐步平淡下来,市场的投机控盘力度降低,投机者们开始由灰色套利转向研判基本面,其中被冠以期货界四绝称呼的四人尤为耀眼。

最先带上主角光环的是南帝叶大户和东邪葛老大。

叶大户是四人中最早涉入期货行业的。早年参与过90年代的大部分逼仓战役,略有盈利,但后来的操作与其他三人路径一致:暴赚后暴亏。早期赌性极大的他,在2002年几尽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不是每个投机者都叫特能输。2003年叶大户终于顺势抓住大豆牛市,以房产抵押换来的10万元一路建仓加码,赚到了以后事业基础的500万元。

2006年时,在橡胶、铜的牛市上高歌猛进,资产达6000万元。

2007年之际,在期货、股市中左冲右突,资产已累计达4亿元。

与叶大户同庚的葛老大放弃了油脂生意,在投机市场上几经波折、一朝顿悟,从2000年开始接下来的4年里,一路开挂升级,赚取了超过50亿元。

年长两岁的农民经济学家北丐,此时还在他漫长的十年煎熬期里挣扎。从不看K线图,只做基本面,成为他以后标榜的准则,但前期熟悉这个市场的脉搏还需要蛰伏许久。

他在2007年重仓做多大豆,被来回洗盘出局。

2008年转身为“空铜派”吃了3个跌停板就跑了。

这样看得准、拿不住的情形,与若干年前葛老大反复进出做长虹、深发展一样,最后本来10倍的利润葛老大只吃了3倍。

但与散户不同的是,做趋势单的大佬们经历过这些教训后,能迅速纠正自己,“小波动不用理会,要守得住,拿得稳”但散户却既没有定力拿长单、也没有决心砍亏单,直到嚷嚷着把中石油的股票传承给下一代。

利弗莫尔说过,赚大钱得靠定力,而不是靠动脑子。

这个可能是区别散户和大佬的重要技术指标。

开局两万八,翻倍靠梭哈。80后西狂也赶上了的末班车,2.8万元本金一个月做到15万,半年后翻了40倍,之后加入了飞跃性的棉花一战。

当葛老大正疯狂布局海外、割资本主义羊毛时,另外三绝不谋而合,在2010年携手做多棉花,打响了经典一役。

2010 棉花,棉花,还是棉花

2009年时新棉上市便因减产预期,以及拍储价格政策托底,价格就预演了小牛市。

到2010年一季度时,纺织企业在经历了囤积原材料库存很大,导致现货流通不足,引发了棉价的“开门红”

大行情来的就是这么天时地利。市场预计当年棉纺企业对棉花消耗量高13%,主产棉区受低温阴雨天气播种推迟,加之南美棉花稀缺,国储面拍卖殆罄,棉花牛市已经是山雨欲来。

赌是人的瘾,钱是人的胆。

西狂瞅准时机,以600万入市,在忍受了60%的浮亏后终于迎来大牛,一路加仓至3万手极限,四个月滚雪球到13亿,“扫荡了绝大部分多头利润,不再是谁的操盘手了。”

而在去年已经抓了次小牛的北丐,到2010年下半年来了个回马枪,临近高点时在29600全部平仓,获利1.2亿元。

这一年的弹棉花接力赛中,西狂的收益最高达到惊人的220倍,北丐收益20倍,南帝叶大户资产翻到了十几亿。

第一局,皆大欢喜。

2011-2012 三绝杀

到2011年,西狂野人判断棉牛即将进入尾声,于是翻多为空。

这次南帝仍坚守在多头阵营,昔日的盟友变为了敌人。

也许是西狂好运不断,也许棉花多头气数已尽,20亿坚持做多的南帝终究败下阵来,损失达60%,一夜回到解放前。

什么叫年少轻狂?西狂野人做了个最好的示范:近十个月后2万吨空单,盈利7亿元。

第二局,80后获胜。

君子报仇,半年不晚。

南帝终于在2012年找到了反击的机会。

首先西狂已经狂到“一把做多、一次做空,短短一年多时间,从600万做到20多亿,一下就感觉自己无所不能了,信心膨胀到了想协助政府去完成点雄图伟业的地步。”

西狂的狂,利弗莫尔看了会内伤,索罗斯看了会抓狂。

西狂野人开始由空转多,继续在熟悉的棉花吹号前进。他在网上公布了自己的持仓和成本以及操盘思路。血淋淋的晒单,彻底暴露了自己、也激怒了对手。

再者,在美国棉花市场被处罚的东邪,将视角转回国内,与南帝歃血为盟。

2012年的第一场仗,来得比以往时候更早一些。

确认过眼神,南帝与东邪,年初死死吃住西狂野人。

是役,西狂一路败退,止损7亿出局。

第三局,南帝胜。

这一年,北丐也没消停。他按照自己逐渐摸索出的天道,重仓做多了豆粕、大豆,盈利近1亿元,拔得当年的海通期货大赛头筹。

中国期货江湖30年:大作手与小散户,谁是收割智商税冠军?(图3)

棉花大战后,四绝逐渐归于平静。

但市场却耐不住寂寞,总要撩拨机构、散户们的神经,把他们拖拽进来,玩弄于鼓掌间。

那怎样才能做市场的寿星呢?

也许,有解,也无解。

杜月笙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做人有三碗面最难吃,人面、场面、情面。

对投机者来说,也有三碗面难吃,即基本面、技术面、面。

北丐醉心于基本面,他的天道理论核心是两个观点,第一是供求规律,供需决定了商品价格的大方向走势,第二是物极必反。

从不看K线图的北丐,在后面小亏大赚了,经受了几年持续抄底螺纹钢的亏损后,终于等来供给侧改革,在2016年1500万直接翻倍到10亿。

这种长线布局、忍受大幅度回撤的理念,必然会让大多数投机者望而却步。

东邪则有两个原则,一是风报比,二是基本面、技术面的共振。

但他却在上证跌破2200时,就介入新能源和金融股,一路浮亏加仓到1800点。

而同理念的《期货大作手回忆录》的逍遥刘强,发明了自己的多点共振,只有技术面和基本面共振才能入场,却在2015年大跌时寄希望于政府救市、连续抄底股指终致爆仓。

文字的遗憾在于无论如何遣词造句,都不能承载其内涵、全貌,毕竟经验也会过时,暴利也会有运气等默认的假设和背景,比如难以量化的直觉、忍受浮亏的定力、突发面的刺激等,这些也恰好是不确定性交易中的关键一环。

所以,哪里是面难吃?还是心难定啊。

3.

/ 散户的归宿 /

资本市场是杀戮的,硝烟弥漫,血肉横飞。阖家团圆的贺岁剧本,天然与资本市场绝缘。

能存活下去的,只能是解甲归田的将军和临阵逃脱的兵丁。只要你身处其中,就要保护好自己,接受战斗。

走在前台的大佬们虽然自带主角流量,可大部分投机者的命运只能是沦为炮灰。

从两个数据里,我们似乎可以找到证据。

一个是,2012至2017年连续六年,期货市场开户数量逐年递增,但散户数与机构数的比值,近三年连续下降,由34.74,到31.14,再到29.7。

机构大鳄纵横市场,急需韭菜们入市。

另一个数据则是2019年的期货实盘大赛。

参赛账户43799个,参与总资金近168亿,净亏损-5.3亿,基金组盈利10亿,轻量组和重量组亏损-16.4亿,盈利账户仅占25.4%。二八定律的保质期还很长。

盈利账户数由大到小依次是基金组、量化组、重量组、轻量组。散户永远是陪跑抬轿的宿命,这个路人皆知。

盈利最高阶段在铁矿石、沪金、沪银的单边行情。同样的趋势行情,有人哭,有人笑,有人输,有人老,结局真是不一样。

手续费则未公示,不过2018年大赛的数据是10亿,占赛季亏损的50%。若评选收割智商税冠军,那必须是交易所和期货公司。

如果一味验证这个市场是多数人做甲乙丙、唯有20%甚至更少的人登顶金字塔尖的俗套结论的话,那么本篇长篇大论至此,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往下探讨的必要了,敲键盘劝人从善退市比劝人买保险难一百倍。

我们不妨做个浅层次的分析。

在2018实盘大赛盈利的账户中,80%的盈利来自5单之内的长久盈利,除此多数会陷入亏损。

5单特点:持有周期基本上都在2个月左右的抓单边趋势行情。

这个特点与之前探讨的大佬们抓住327国债、2010-2012棉花大行情中资产翻倍的道理异曲同工。抓住了单边大行情,就能开张吃三年。

2011年,橡胶、棉花、沪深300指数空头大单边。

2012年,豆粕年中最高涨50%,棕榈油最大跌幅达30%。

2013年,黄金、白银急跌30%。

2014年,股指最高单边涨55%。

2015年,股指腰斩50%,黑色系慢跌50%以上,玉米开启了近2年暴跌50%的单边。

2016年,黑色系单边齐涨,橡胶暴涨100%。黑天鹅双11闷杀。

2017年,焦炭下半年上涨100%,动力煤暴涨后暴跌,橡胶暴跌近50%。

2018年,苹果暴涨100%、PTA年中暴涨70%后跌回原点。

2019年,铁矿石暴涨100%、鸡蛋暴涨40%。

这些大行情,每年都会遇到,如果能对这些行情做试错、建仓、加仓,是否就能稳定暴利了呢?

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天下苦庄家久矣。突发影响、板块联动失效、频繁洗盘等等,在行情启动初期入场的散户,90%的人拿不到最后。

从早期利用信息不对称,再后来煽动引导基本面,再到现在高频交易等,庄家一直与散户上演着爱恨仇杀的戏剧。

期市依旧在,几度账户红。

1、好—市场越来越规范。

机构越来越规范,灰色政策套利正慢慢消逝,各类规章制度、技术手段将使市场向着更加正规的方向运行。

2、坏—庄家越来越狡猾。

“巴尔干的火药桶”永安与华泰,农产品死空头中粮期货,家门口的外资巨鳄等等,每年的多空大戏都让人叹为观止。

而在散户眼里,狡猾的庄家是短线者的毒药、长线者的噩梦。

3、不好不坏的—投机市场可能真的是投机者应对风险、追求自由的归宿。

很多文章、大佬建言,呼吁散户尽早离开市场。北丐就曾放言:本着对后代负责的原则,我“走”之前一定要立,子子孙孙宁可做乞丐也不可进入股票和期货市场。

中国期货江湖30年:大作手与小散户,谁是收割智商税冠军?(图4)

做散(long)户(tao)如果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分别

圣人之思脩,愚人之思叕。

虽然人们都想摆脱尘俗困扰,专心到投机市场修心取经,但哪有什么桃花源呢?这个投机市场拥有尘俗世间的几乎一切要素,江湖庙堂、沉浮俯仰、英雄迟暮、山河故人、至繁至简、大谋小计,当然还有一将功成万骨枯。

本质上,做投机交易的和打电子游戏的人都是一路的。

在幻象和现实间,投机者们寻找两者的平衡,来追逐财富和内心的自由。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散户

散户,股市用语。进行零星小额买卖的投资者,一般指小额投资者,或个人投资者。与大户相对。股市里的操盘坐庄就是当庄家赚钱时散户就亏钱。就是为别人炒股的人。如证券公司里面负责买卖股票的人。从一名普通的期货投资者到一名优秀的操盘手,就好像从士兵到将军一样,除了经受时间考验之外,其基本前提有两个:第一,以此为业,栽过跟头,但仍痴心不改,喜欢交易,屡败屡战。操盘手是职业交易员,不是票友。专业和业余不可同日而语。在任何一个行业中要取得成功,喜欢此行业并全身心地投入是必不可少的条件。第二,认错不服输,虚心学习,认真总结反思。这是优秀操盘手的特质。有信心但不自高自大,精神自由但又遵守纪律,对市场充满了敬畏之心,随时随地听从市场的召唤,绝不会对市场说三道四,幻想着市场会听从自己的意愿。

标签: 管金生 期货 葛老大 棉花 国债
  • 网友评论

外汇本月排行

外汇精选